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金沙贵宾会登录官方网站 > 金沙贵宾会登录官方网站 > 情感文章 >

自画像

   

自画像

非常喜欢一些自画像。

陈丹青

看过陈丹青一张自画像,只有二十一二岁吧,不屑的眼神,小平头,散发着七十年代里最与众不同的味道——但也真是年轻,年轻而饱满的生动,那是我看过最年轻的自画像,他常常放在自己的书中。让我想起他应该是个眷恋少年的人,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是,我一直相信,人毕生的修为不过是延续十四五岁少年的梦想,陈丹青的眼里,始终有一种燃烧的少年梦,在他那张自画像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徐悲鸿

在798画廊里,看到过一张徐悲鸿的自画像,三十多岁吧,一意孤行写在了脸上。清高孤傲,一脸的狂妄。如同他笔下的马,万里奔腾,绝不受半丝约束。也像他告诉他学生的那句话,“好的画家,一定要一意孤行。”“一意孤行”是他的座右铭,终生贯彻。还看过早年他一身白色西服的自画像,还充满了热情与活力的少年吧,眼神都是有温度的,那张自画像,后来以210万成交卖了出去。


潘玉良

和他同时代的画家潘玉良的自画像,那么惆怅的眼神,一个人在法国的孤清漂泊,还有爱情的寂寞。女画家那种自怜自艾,还有眉骨间透出的坚硬与无奈,都可以一揽无余。相比较她的画,我更喜欢潘玉良的自画像,更本真,更纯粹,更接近于她的内心——从一个风尘女子到留法画家,画魂缠绕,客死他乡,爱情染了一生的灵魂,她眼神里无限的凄然,是因为艺术还是因为爱情?


佛里达

也喜欢墨西哥女画家佛里达的自画像。艳丽凄美,如同她的画她的着装,衣不惊人死不休的艳,带着异芋色彩的狂放与不羁,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与不相信,如同她自己所说,“我一生有两次事故,一次是爱情,一次是车祸。”幸亏有绘画拯救她的灵魂,在绘画里,她次次把自己燃尽,这是一个从来不心甘情愿做寂寞鸟儿的女子——她的自画像,有无法掩掩的邪恶味道,透露出神秘和不祥。一个四十几岁就去逝的才情女子在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居然是:“我希望快些离开,而且,再也不要回来。”如果不是绝望到顶点,怎么会有这样的话吐露心声?


夏加尔

相比较她的绝望而言,夏加尔的自画像那么飘逸空灵。脸上是淡定与从容,很显然,这是一个被爱情喂养得十分丰盈的男人的眼神,他的蓓拉给了他最完美的爱情,他给了这个世界最美的绘画。那些飞翔在空中的人们,有着怎样灵动的心呢?夏加尔的自画像最充满了人文与宽容,是一朵莲花绽放,禅意而安宁。看过这个男人的眼神之后,会相信这个世界的美好与善良,宽容与慈悲,我想起圣经中的一段话:你们的罪虽然像砂红,因为爱,必变成雪白。爱情可以使人的眼神变得如此温柔,每次看夏加尔的自画像,都会慨叹爱情的伟大。


伦勃朗

而伦勃朗,好象写日记一样画着自己,不断地画着,他不美,却有着巨大的慨叹,我仿佛听到他的生活由盛及衰的叹息,就象《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一个穿着西服去教孩子英国口语的上海女人,为了生活所迫终于又回到东北,面对着一个粗俗的女儿和丈夫,看他们骂粗口当着人的面挖耳屎,最后沦落到在集市上的摆摊位,很冷的冬天,穿着极脏的棉衣,吃着冷馒头,伦勃郎曾经是有钱人,在晚年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开了一个杂货店,他的自画像,由富贵到贫穷,诠释着生活的幸与不幸。


拉斐尔

拉斐尔的自画像让人安宁——难怪他画天使那么好,原来他本身就如天使一般,眼神安静得近乎要滴出水来,穿了黑衣,清高寡淡的样子。让我想起他的名作《泉》中的女子,亦有这样的眼神。


库尔贝

在中国美术馆看过一场画展,《从提香到戈雅》,看画展的人几乎乎摩肩擦踵了,从来没有过的热闹。提香的画那么华丽,非常注重形式感,但提香的自画像是大胡子,似哲学家和一个传教士,而戈雅太像牛顿,戴着眼镜,实在像物理学家,倒是画家库尔贝,天生一个文艺男青年形象,至于莫奈,我看了半天的结果是他像一个挖矿的工人,而张大千的自画像,宛如一个白衣飘然的道长,有着销骨的美……


凡高

最迷恋凡高的自画像。

那么疯狂那么绝世的孤单,眼神是正宗的绝望与无奈,还有一只耳朵的他,脸上布满了刚长出的胡须,火在眼里燃烧着,他看到自己蓝色的天空了吗?他闻到了阿尔焦灼的太阳了吗?他是别人眼中的疯子,终生只卖出过一张画,还是他的弟弟提奥怕他伤心买走的。没有人肯定过他,没有人相信他,小镇所有人全以为他是疯子,一次次送他进疯人院,除了死,他几乎没有更好的选择。连高更都离他而去,连那个可笑的妓女全在耻笑他!只有那个耳朵听到过他的呼唤,于是,他割下了它。

每次看这张画,心都在疯狂的疼——他一生中共有35张自画像,疯掉之后还画过几张,特别是有一张缠着绷带的自画像,神经已经弯曲,处于崩溃的边缘,一脸的焦灼与疼痛,隔了岁月烟尘,我仍然能感觉到那疼痛,来自心里面的最里面!谁知道他,谁了解他?

只有这些自画像,远远比画家自身的作品更能打动我,因为那是画的他们自己,不美,不神采奕奕,他们更能看穿自己在生活中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他们知道自己灵魂深处究竟要什么不要什么。

很少看到画家的自画像有开心的笑的,他们抓住的是自己生活的一个刹那,那个刹那,是深隧的,是怅然的,亦是空灵的。

如果我给自己画一幅自画像会是什么样呢?

如果在早年,我一定画成白衣飘飘不染尘埃的仙子状,一点烟火气也没有,但现在,如果我画,我会画一个穿着布衣的女子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眼神平和淡定,有喜有忧,有疼惜有慈悲,有人世间的朱红,亦有人世间的雪白。

而我的发里,一定如毕加索那个拿烟斗的男孩一样,有着一头美丽花冠,我愿意它是一朵朵蓝色的小花,忧郁地绽放在我的发间。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qingganwz/174354.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最新文章
我再一次写到陆小曼
小众之美
寂寞红颜心
隔壁太太的情人
不如跳舞吧
生而为程派,来世为伶人
三月,枯叶蝶的天空
频道总排行
家是什么?
谁是谁的唯一
爱在,什么都在
父母赞
只要你幸福
给儿子的一封信
穷人家的母亲
几语献父亲
忘记历史,也就意味着背叛
幸福的小不点
随机推荐
知了声声
年关里的故乡
邂逅一场幸福
用真情编织家庭,让岁月留芳溢彩
知心的朋友
幽默心态铸就快乐人生
月亮之上
人生能有多少次相遇
金沙贵宾会登录官方网站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