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金沙贵宾会登录官方网站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走,拍微电影去

   

 没有专业的摄像机,没有专业的道具、演员,甚至没有资金,在微电影《曾经的校园》中,我们不仅领略到了创作者的那份真诚所带给我们的感动,更感受到了他们对于梦想的坚定和执着。

  微电影,即微型电影,它是指专门运用在各种新媒体平台上播放的、适合在移动状态和短时休息状态下观看的具有完整故事情节的短片,因其放映时间和制作周期短、投资小等优势,越来越受到那些梦想成为影视工作者的年轻人的喜爱,这其中不乏一些在校的大学生。

  2012年4月,一部名为《毕业说爱你》的微电影在优酷网上上传才两天,就获得了2.7万多次的点击率。《毕业说爱你》是由新疆大学的几名学生用两部单反相机拍摄完成的,片中演员全是毫无表演经验的大学生。在这部时长18分16秒的微电影中,不仅反映了美好的校园生活,而且也展现了美丽的乌鲁木齐。

  如今,一股拍摄微电影的风潮席卷大学校园,没有专业的摄像机,没有专业的道具、演员,甚至没有资金,在一部部虽然制作粗糙,但充满诚意和想象力的微电影中,我们明白了这样一句话:“青春,与梦想有关。”

  走,拍微电影去

  孙鑫是新疆农业大学数理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最近,认识她的同学都改口称她为“孙导”,因为今年6月底,由她导演的一部名为《曾经的校园》的微电影上传到了优酷网上,从前期准备,然后到拍摄阶段,再到后期制作完成,孙鑫和她的创作团队经历了一个月的时间。“‘丑媳妇不怕见公婆’,观众对片子好或坏的评论其实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因为无论是编、导、演,我们之前都毫无经验,但是通过大家一个月的努力,我们把不可能完成的事完成了,有了这种成就感,我们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孙鑫说,“当初是因为喜爱心理剧,才让我萌生了拍摄一部微电影的想法”。

  2011年,为了迎接5月25日“心理健康日”的到来,孙鑫和几位同学特意排演了一部心理剧——《守望幸福》。剧中主要讲述了一位虚荣心很强的男大学生因自己的家庭贫寒而常常感到自卑,他的母亲在他所在的大学里靠捡拾废品来换取微薄的生活费。每次当这位男生在校园里见到浑身脏兮兮的母亲,总是装出一副不认识对方的样子,生怕别人知道了看不起他,而母亲也因为没有给儿子殷实富足的生活而感到内疚。后来这位男生的老师和同学知道后,耐心地教育和说服他,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位男生最终向母亲、老师和同学承认了错误。

  演出现场,很多大学生被真切感人的剧情所深深触动,有的甚至潸然落泪。“我在这部心理剧中不仅出演一个小角色,还担任道具一职,通过这次演出经历,让我明白了最真实的表演才能打动观众。”孙鑫说:“为了能达到这种演出效果,我们不仅对台词进行反复揣摩,而且请来了专业的心理老师对我们的表演进行指导,努力做到表演形神兼备,真实自然。另外,为了突出表演的真实感,我还特意从废品收购站借来一些废品和喇叭。”

  2012年“心理健康日”之前,孙鑫和同学们如法炮制,准备再排演一部心理剧,而这次,有人提议把心理剧拍成微电影,这让孙鑫茅塞顿开。孙鑫说:“5月份,仝沙沙编写的剧本《曾经的校园》成型以后,我们对拍摄微电影的想法变得信心大增。而我们的想法也得到了数理学院老师和同学们的积极响应,很多同学都想报名参演,我们最终选出了9名同学作为演员,当然,他们之前都毫无表演经验。”

  “给自己一个机会”

  “要实现梦想,不能寄希望于别人给你提供机会,而是应该学会给自己创造机会,我们拍摄微电影,其实也就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孙鑫说:“剧本有了,演员定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眼看拍摄已经进入了倒计时,谁想到困难一个个接踵而来。”

  副导演邹煜说:“本来借了一部DV用来拍摄,结果没几天就被要回去了,没办法,我们只好从老师那里借了一部佳能的单反相机,好在相机的拍摄功能还不错,清晰度最大可达1080P。有了相机,拍摄进程才得以顺利开展下去。”

  “你作为这部戏的导演,你认为导演的作用有哪些?”记者问孙鑫。

  “我认为导演就是把她的想法传达给剧组的其他演职人员,而且她要对整部戏负责。在拍摄现场,所有的事情导演都必须统筹安排。”孙鑫回答道。

  在拍摄现场,由于之前毫无经验,孙鑫把自己和其他演职人员都当成一张白纸,大家一起斟酌,讨论,听取各方意见。剧组里,像侯亚磊、宋召婷、杨朔、王建军、吴楠等几位演员都是大一学生,平时课程比较紧,只能利用中午和空课时间进行拍摄,就这样拍摄周期断断续续地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

  而对于演员来说,摆在他们面前的最大困难是如何实现演技的突破,就在拍摄开始没几天,孙鑫就面临着一个难题,男一号——杨朔迟迟进入不了表演状态。邹煜说:“杨朔本来是男一号,尽管每场戏孙鑫都会给他做示范,但是由于他缺乏表演经验,他的表演一直非常僵硬。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杨朔他自己提出让张文翔接替他出演男一号,而他自己出演一个配角。”杨朔说:“虽然大家之前都没有表演经验,但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影响大家的拍摄进程。所以我作出了这个决定。”编剧仝沙沙说:“困难有时候就像一个破水桶上面的窟窿一样,有了第一个,第二个紧接着就会出现。由于杨朔的角色转变,使整个剧本进行了大幅度调整。尽管剧本前后修改了很多次,但通过此次创作经历,让我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说心里话,我中途也曾想过放弃,但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因为我不能让大家失望,毕竟它是我们自己的作品。”

  演员和剧本的问题刚刚解决,摄影的问题紧接着就出现了。孙鑫说:“担任摄影的匙续继虽然平时酷爱摄影,但是对于摄像的确一无所知。用单反相机摄像,最大的问题是如果手持,画面很容易抖动,所以相机只能架在三脚架上。但这样一来,镜头就不能水平移动。如拍摄两个人的对话时,一个镜头常常要拍上两遍,第一遍拍说话的一方,第二遍拍对话的一方。有时,表情需要刻画时,往往还要拍摄更多次数。但如有两部相机同时拍摄效果会比这更好一点,我们的摄影师也不用东跑西走了,将省去很多麻烦。”

  梦想成真

  6月底,《曾经的校园》终于杀青了。随后,影片将进入后期制作阶段,而此时摆在孙鑫面前最大的困难是剪辑。“我花了几天的时间,学会了用‘绘声绘影’软件对影片进行剪辑,但是,毕竟对剪辑不熟练,有些镜头剪接完以后,镜头与镜头之间的衔接看上去并不流畅,为了能让镜头衔接更加流畅,我把每个镜头的剪切点尽量设置到最小秒数。”孙鑫说,影片中的一些旁白是在拍摄现场,演员直接对着相机的麦克风录音。而因为现场收音效果不好,一些演员的台词只能通过后期配音,但最终因为对配音效果没有控制好,配出来的效果常常出现声画不同步的现象。张文翔说:“毕竟我们不是专业的,第一次拍微电影,遗憾总是难免的。”

  《曾经的校园》终于于6月底与观众见面。而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这样一个故事:张文翔、杨朔、宋召婷和吴楠所扮演的4位新疆农业大学数理学院2007届的毕业生重新回到母校,张文翔在校园里也意外地见到了自己的同班同学——柴园园。张文翔回想起大一那年,他和柴园园竞选班长,柴园园因为心高气傲而最终败选,对此她对张文翔耿耿于怀。但是,张文翔对柴园园一直心存好感,希望找机会与她重归于好。后来,张文翔和柴园园竞争一个奖学金名额,张文翔主动把名额让给了柴园园。柴园园非常感谢张文翔,终于与他重归于好。就在两个人的感情迅速升温的时候,柴园园因为要去当兵而不得不暂别校园,她和张文翔从此天各一方。直到2012年,在新疆农业大学的校园里,两个人才再次聚首,共话在校园里的美好回忆。 “曾经的那些是多么美好和纯真,你呢?想起了什么吗?”在影片中打出了一行字幕非常耐人寻味。

  张文翔说:“我现在是一名大一学生,3年后,我同样也要面临毕业。演完《曾经的校园》,让我明白了要珍惜在校园里的美好时光,更要珍惜与老师、同学之间的那份情谊。”张文翔说。

  “梦想有时离你很远,是因为它停留在幻想之中。而当你真正付诸行动,并想方设法去实现它的时候,其实梦想离你很近。”采访结束之际,孙鑫对记者谈起拍摄《曾经的校园》的感受时说。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shuqingsw/195525.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最新文章
庞贝末日,爱与自由永生
我遇见你,我记得你
一个人,一座城
九月,在路上
你好,八月
知青:向残酷的青春致敬
再见!我的爱人
我们说好的
频道总排行
摒弃忧伤,让快乐前行
泼墨挥毫籀风云
永恒的约定.
春来香椿又飘香
佳期杳如年
国色天香,紫气东来
今夜,我心无眠!
和阿公阿嫲做校友
战士——微山湖芦苇荡
亲,大于天
随机推荐
古风是一种类似信仰的存在
闲话抒情散文
凭什么将您遗忘,我的母亲
冬去,春亦来
陌生的城
心雨
秋 の 情
记忆中的缠绵
金沙贵宾会登录官方网站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