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金沙贵宾会登录官方网站 > 散文精选 > 写物散文 >

   

  我一直觉得人的梦境和现实是有些联系的,梦境中出现的一切美好可能会在现实中化为存在,而那些邪恶的不尽美好的东西永远只停留在你的梦里,梦里再可怕、让人畏惧,你醒后便什么也记不得了,很多不和谐的、不美好的东西都将不复存在,化为零。而事实上,这种想法只是孩童时代稚嫩的一种体现。

  从小到大,我做过无数个梦,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几乎天天做梦。我经常梦见我和我的好朋友秋秋在她奶奶家门前的那条河里穿着三角裤,没有性别观念地打着赤脚在游泳打水仗,我们像个疯婆子一样大喊大叫;梦见我和秋秋一起躲菜园深处偷大婶们的番薯然后乐呵呵地大踏步往我们的秘密基地冲去;我也经常梦见电视里的牛鬼蛇神变为了现实生活中的个体,他们说想和我做朋友,我们还在一起搞家家,牛魔王用他的魔法给我们生火,我们吃的特别开心,好像在我们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异类的想法;我还梦见从小就特别爱我的奶奶重新出现在我面前,她说她转世投胎了,想和我做姐妹。我还梦见。。。。。在我印象中,孩童时代的梦大多美好。记得小时候我为老是做梦苦恼过,还因此老是问周围的伙伴们,问他们是否也和我一样天天做梦,他们的回答当然不是我想要的回答。后来我和我妈妈说我这种情况,她反而非常高兴,说做梦是件好事,哪有一个人不做梦的!可是。。。。。。。还没等我说完,我妈妈已经不耐烦的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只知道在我的小脑袋瓜子里面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天天做梦是让我一直疑问并且有些烦恼的事,但是它也给予了我很多。因为小时候的梦境大都美好纯真,充满欢乐,我的童年因为有了那些稀奇古怪的梦而变得更加丰富、美丽、乐趣无穷。它们给我的感觉真切而真实,仿佛它们是我在生活中的现实存在。

  生活在不断推动着人往前走,梦也从未在我生活里间断过,只是与从前不同的,似乎梦也在生活的推动下不断进化。

  我一直觉得梦是一个让人留恋的地方,因为那里很多的欢乐,而且还能帮你实现生活中不可能实现的东西。从未想过梦有时还是会让人感到畏惧的,其实梦里也是有眼泪的,只是我们还太稚嫩,不曾体会。

  我潜意识里有噩梦这个概念是在我爸妈第一次在我面前因为赌而争吵时。那时我家里正潦倒,祸事接连不断发生,芳妹去世,爸爸骑车撞人,爸爸买车子因为还不熟悉差点出车祸。,这种事多的年份在我印象中持续了三四年。家里的氛围也特别僵硬,爸爸因为不顺经常赌博泄气,而结果只是让家里更加拮据。妈妈因爸爸赌博也经常赌气去外面赌,两个人几乎每天晚上十二点回家,回到家仍旧是一片争吵声。偶尔在楼上的我们还能听到打斗声音。记得有一次爸爸也是赌输了,心情很不好,妈妈嘴巴也不饶人,两人很快由骂变为斗。那次争斗在我看来是最为严重的,因为我觉得双方伤得都很深,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至于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得,只记得爸爸妈妈也差点离婚,我差点变单亲子女中的一员。只记得当时我气狠狠地说了句再赌我不会再叫你爸爸,再吵我就死给你们看!

  那一年我是很排斥回家的,每次回家总有那么多的争吵,会有数不尽的烦恼,让我本来很好的心情变得很糟,人也变得特别烦躁易怒,也特叛逆。感觉家里除了父母的争吵,又多了一种,那就是我和父母之间的。也或许是从那个时候起,我的梦里不再美好,每天梦到的东西暴力、冷漠、自私,没有温度,让我自己都感觉讨厌。准确的说我对自己充满了恶心与厌倦,甚至抱有一种鄙夷。我甚至有段时间都不敢睡觉,一直处于失眠状态。感觉自己一直在和什么对抗着。感觉在那段日子里安眠药成了我最忠实的伙伴,好好地帮了我一把,让我在晚上稍微有了那么点想睡的冲动。而每次入梦,都是哭着醒过来。很奇怪地说,为什么梦里的东西能影响到现实生活?明明哭泣的是梦里的我啊,为什么现实中的眼睛也在流泪?我是多么希望,在梦里,我和秋秋仍旧在山丘上眺望,多么希望我和她依旧在河里肆无忌惮地打水仗,多么希望。。。。。。可是,这只是希望,我也一直以为我不会再有那么美的梦了。

  可是,上帝真的会在给你关上一扇,在你精疲力竭,将要彻底丧失希望的时候,及时地给你开一扇小小的窗,让那微弱地光亮重新温暖你的心灵,让你对你的人生再次抱有希望。

  不知道是爸妈年纪大了,对世事看得淡了,脾气变好了;还是说因为我几次三番因各类原因和他们争吵说出的话让他们觉得对我有亏欠,现在爸妈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争吵,家里好像重新有了欢笑。尽管偶尔仍旧会拌拌嘴,在我看来,那不过是老夫老妻感情的一种体现。我开始因为他们的这种争吵而有了幸福感。我发现,能让我快乐的东西和感动的时刻越来越多,有时候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一个拥抱。我发现,在我的梦里,美好的东西也开始增多了,这些东西带着各种情感,蕴含各种感动。有时候偶尔做噩梦,自己也能够坦然面对,只是把它当做一种纯粹的幻想或者生物学上解释的睡眠质量不佳。生活中偶尔做恶梦,也能够抱着平和的心态将其消化。我想生活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梦也会跟着进化的,反之,或许也是成立的。

  梦是虚构的,犹有好与噩,生活是现实存在的,更为如此。或许我们能改变的只是我们的心态。我突然觉得从没噩梦的人生,方是一种残忍了。就像席慕蓉说得老是在冗长的梦境里完成生命现实里不愿上演的别离和割舍。这样的梦境,是否太过冰冷与残忍?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xiewusw/48943.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本站为你推荐
难忘的乡愁
返璞归真说白菜
回不去的古代
只把茄子当盘菜
童年的菠菜
由芹菜说开去
延伸阅读:
梦花岭 · 梦花树 · 梦花
【乌龟版】我有一个梦想
淡梅梦
梦中的石榴树
重游徽州梦始然
花.似梦
最新文章
我爱黑姑娘
白油丝瓜
五月的蔷薇花
收音机
窗前的翠竹
春天的燕子
油灯
频道总排行
龙山的火炬树
木槿花
野 果
灰灰
鱼恋
春风里的记忆
画里有话楮桃花儿开
蒲公英
梅花吟
随机推荐
丝瓜之情
敬畏牵牛花
彼时的野菜
墨兰
童年的中国槐
下岗的牛
金沙贵宾会登录官方网站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