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金沙贵宾会登录官方网站 > 散文精选 > 写物散文 >

写物散文

一棵枣树
时日已过去多年,在我的记忆里,一棵枣树一直难以从我的脑海里抹去。每当春夏之季百花争艳的时候,那细小晶莹黄婵婵的枣花便在我脑海里闪现,那绿蓬蓬茂密似伞盖般的树冠,在我脑海里萦绕。这就是外婆家后院里的...
老师对我的爱
小学就要毕业了,在小学里所有的老师中,有不少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教语文的陆老师。我清楚地记得,陆老师走进了教室,三十多岁得她,瘦瘦得身材,留着齐耳短发,一张微笑得脸看上去是那么的慈...
麻雀归来
  刚在院中落坐,一群小鸟从离我不远的那棵大核桃树上飞来,落在房顶上,不停的叫着,看着我,有几只胆大的又从房顶飞下,去啄离我几步远母亲晒在那儿的玉米粒,见我没吓它们,其它的也飞了下来,快速的啄着。...
小蜜蜂和蟋蟀
  她不是真的小蜜蜂,他也不是真的小蟋蟀。但他们是真的生命。他们为自己的真实身份痛苦,他们给自己起这样的名字表明他们希望转世当蜜蜂和蟋蟀。  小蜜蜂和小蟋蟀是一个小时之前认识的,同病相怜使他们立即...
蚊子
我、我是一只蚊子,从我有记忆的那天起,我就一直生活在这间房子里。没有活着的目标,孤单、是我生活的全部内容。不悲、不喜、我不知道我能活不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里,活着对我来说或许...
永远的秃鹫
你是谁?那么傲视苍穹,乌黑的翅膀张扬,就是一种咄咄逼人的笼罩;即使静静地蹲立,巍巍大山见你也屏住呼吸。你的飞翔和雄踞太高太高,虽然是无声无息,透出的是王者和主宰者的霸气,把唯我独尊写在了天地之间。...
淡漠杨花
  也许有人说杨花太过轻薄,而我却觉得杨花淡漠。  古人总把杨花赋予轻薄之意,都说杨花见风便起,见雨便落,见人便扑。十足一个妖妖冶冶,随随便便的女人。也因此水性杨花便成了轻浮女人的代名词。  但我...
扁担的美丽
  不同的人生有不同的美丽,不同的事物也有不同的光彩,很多人说世界上缺少美丽,实则不然。他们只是缺少一双善于观察美的眼睛,才看不到这世间的五彩缤纷,美丽存在于我们的眼睛里。  一根黝黑而粗大的木棍...
胡杨赞歌
胡杨赞歌王为民金秋十月,秋风送爽,沙漠之魂——-胡杨也披上了节日的盛装,迎接八方来客。我的生命注定与胡杨结下不解之缘,我出生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南缘,也就是胡杨遍野的塔里木河下游,从小在胡杨林中摸爬...
一只寂寞的猫
老天爷痛痛快快的哭过以后,天终于放晴了。一抹斜阳慵懒的钻过建筑物的缝隙,是橘色的。我走出屋子去,也不具体做了些什么,可就在一回头的时候,我看到一只猫,它坐在建筑物的阴影里,背对着斜阳。这是一只长着...
梦花岭 · 梦花树 · 梦花
在鄂西南的恩施州、紧靠渝东地区的建始县茅田乡,有一个几乎被人遗忘、拿着放大镜在地图上也找不到的小山村。而就是在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僻远之地,却生长着一种其他地区稀少的植物——梦花树。也因...
江桥棒槌
  一大木桥、二黄泥桥、三脚桥、四螺丝桥、五鲤鱼桥......在老绍兴的这一首桥的儿歌中,令人费解的是没有把大江桥放进去,而大江桥的名气与大木桥比起来,可以要大的多了,绍兴人有一句老话江桥头的棒槌,挂三...
最新文章
昨天的百官“木莲豆腐”
昨天的百官“湖田里”的萝卜
买书趣事
书房
阿三的记忆
阳春面
食物的味道多么可口
一口井
频道总排行
我家的“田桂花”
警示篇发生在1994年的事(上篇)(下篇)
山菊花
【清荷原创】砚
从锅巴想到
洋匣子
美丽的缝纫姑娘
红草
古 樟
随机推荐
冬天里的老树
狗尾草
秋风一叶,,散文
那年凤凰花开
母亲的小屋
好大一棵树
金沙贵宾会登录官方网站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